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皇叔适可而止 第一季

《皇叔适可而止 第一季》 - 皇叔适可而止第一季免费观看

到了及笄之年,该出嫁的嫡公主孟玉珥,却一连克死了四个准驸马!不仅纳夫之路如此坎坷,还被卷入惊天谜案。九王爷希白川征战归来,出现了神秘的血雨腥风,掀起埋藏已久的前尘波澜,冥冥之中他与公主殿下的关系也日渐暧昧起来。一桩柱神秘离奇的案件背后,拉扯出了一段段不为人知的过往。尘封的迷雾终将散去,一切的未知,前尘今朝的羁绊,不为人知的暗涌,远方良人竟是那个曾经“不靠谱不着调“的九皇叔。

热播国产剧

热门推荐

是剑断江湖的第一部双剑神威



北周的建国,发展,灭齐,邙山之战,宇文邕诛杀宇文护的历史,O(∩_∩)O谢谢

公元564年北周VS北齐邙山之战: 时间:公元564年(10月—12月) 北周保定四年 北齐河清三年 在位皇帝:宇文邕 高湛 主要参战人员: 北周:宇文护、宇文宪、尉迟迥、王雄、达奚武、权景宣等 北齐:段韶、斛律光、高长恭、娄睿、独孤永业等 一、背景: 北周和突厥联合攻打北齐后,由于宇文护的母亲阎姬和宇文邕的姑姑尚在北齐,宇文护想让北齐放阎姬回北周,吓唬高湛说“要和突厥再次伐齐”,高湛害怕,遂放阎姬和皇姑回北周。宇文护和突厥有约在先,要再次伐齐,于是出兵。 《资治通鉴 卷169》:护母阎氏及周主之姑皆留晋阳,齐人以配中山宫。及护用事,遣间使入齐求之,莫知音息。……【是时,周人以前攻晋阳不得志,谋与突厥再伐齐。齐主闻之,大惧,许遣护母西归,且求通好,先遣其姑归。】 突厥自幽州还,留屯塞北,更集诸部兵,遣使告周,欲与共击齐如前约。闰月,乙巳,突厥寇齐幽州。 晋公护新得其母,未欲伐齐;又恐负突厥约,更生边患,不得已,征二十四军及左右厢散隶秦、陇、巴、蜀之兵并羌、胡内附者,凡二十万人。 二、经过: 《周书 宇文邕本纪》:冬十月甲子,诏大将军、大冢宰、晋国公护率军伐齐,【帝于太庙庭授以斧钺。】于是护总大军出潼关,大将军权景宣率山南诸军出豫州,少师杨摽出轵关。 注:(在这里给宇文邕辟个谣:宇文邕没有参加邙山之战,他在长安目送宇文护带领大军伐齐,因为当时他还没有掌权亲政。)过程:宇文护率领二十万大军从长安出发到潼关,兵分三路: 第一路:尉迟迥率领十万大军攻打洛阳(今河南洛阳市)。随行的有:宇文宪、达奚武、王雄等。 第二路:权景宣率山南之兵攻打悬瓠(今河南汝南县)。随行的有:郭彦等 第三路:杨摽率军攻打轵关(今河南济源市城西)。随行的有:韩盛、司马侃、司马裔等 战争经过: 1、第三路的情况:杨摽身为邵州刺史,守着边疆长达两十余年,与齐作战经验丰富,几乎没有输过,所以这次他对齐作战犯了轻敌的大忌,又引兵深入不设防备,被北齐大将娄睿击败后降齐。 北周: ①杨摽:大军围洛阳,诏摽率义兵万余人出轵关。然杨摽自镇东境二十余年,数与齐人战,每常克获,以此遂有轻敌之心。时洛阳未下,而摽深入敌境,又不设备。齐人奄至,大破摽军。摽以众败,遂降于齐。——《周书》 ②新平郡守韩盛,战死。 ③司马裔:四年,转御正中大夫,进爵为公。大军东讨,裔率义兵与少师杨摽守轵关,即授怀州刺史、东道慰劳大使——《周书》 (司马裔“率义兵”说明他自己带着一支部队,和杨摽是一路但是两支部队。杨摽自己因轻敌而战败,司马裔和他儿子司马侃力战而回到北周。后来司马裔被授予怀州刺史估计也和他的部队没有被北齐消灭掉有关。) ④司马侃:保定四年,随少师杨摽东征。与齐人交战,摽为敌所擒,侃力战得免。——《周书》 (杨摽因为轻敌而最后被俘,司马侃力战而没有被俘,安全回到北周。) 北齐: 娄睿:周兵寇东关,叡率军赴援,频战有功,擒周将杨摽。——《北齐书》2、第二路:权景宣围悬瓠,见成效。王士良的妻弟董远秀出城投降。十二月,北齐豫州刺史太原王士良、永州刺史萧世怡投降,权景宣派郭彦守豫州,谢彻守永州,送王士良、萧世怡及降卒千人到长安。但因大军班师回朝,权景宣被迫放弃豫州和永州,带兵撤退。 ①权景宣:保定四年,晋公护东讨,景宣别讨河南。齐豫州刺史王士良、永州刺史萧世怡并以城降。景宣以开府谢彻守永州,开府郭彦守豫州,以士良、世怡及降卒一千人归诸京师。寻而洛阳不守,乃弃二州,拔其将士而还。——《周书》 ②郭彦:保定四年,护东讨。彦从尉迟迥攻洛阳。迥复令彦与权景宣南出汝颍。及军次豫州,彦请攻之。景宣以城守既严,卒难攻取,将欲南辕,更图经略。彦以奉命出师,须与大军相接。若向江畔立功,更非朝廷本意。固执不从,兼画攻取之计。会其刺史王士良妻弟董远秀密遣送款,景宣乃从。于是引军围之,士良遂出降。仍以彦镇豫州,增邑六百户。寻以洛阳班师,亦弃而不守。——《周书》 北齐: ①王士良:保定四年,晋公护东伐,权景宣以山南兵围豫州,士良举城降。——《周书》 ②萧世怡:保定四年,晋公护东伐,大将军权景宣略地河南。世怡闻豫州刺史王士良已降,遂来归款。——《周书》 ③王峻:未至,周师弃城走,仍使慰辑永、郢二州。——《北齐书》 (权景宣走了以后,北齐派王峻又把失去的地方重新占上了。) 3、第一路:宇文护和尉迟迥围攻洛阳。 第一阶段:宇文护让尉迟迥等人一边斩断河阳路从而遏制北齐的救兵,一边继续围攻洛阳。 ①宇文护:周人为土山、地道以攻洛阳,三旬不克。晋公护命诸将堑断河阳路,遏齐救兵,然后同攻洛阳;诸将以为齐兵必不敢出,唯张斥候而已。——《资治通鉴》 ②独孤永业:至河清三年,周人寇洛州,永业恐刺史段思文不能自固,驰入金墉助守。周人为土山地道,晓夕攻战,经三旬,大军至,寇乃退。——《北齐书》 (独孤永业和段思文在洛阳城内抵抗周军的进攻,然后等待高湛派来的救援。)第二阶段:高湛派斛律光和高长恭率援军救洛阳,但是高长恭和斛律光“畏周兵之强,未敢进”。说明宇文护的十万大军和之前“堑断河阳路”的战术奏效了。 《资治通鉴》:齐遣兰陵王长恭、大将军斛律光救洛阳,畏周兵之强,未敢进。第三阶段:斛律光和高长恭畏周军之强而不敢进,于是高湛找到段韶,让段韶去解洛阳之围,高湛自己也随后带兵去救洛阳。 《资治通鉴》:齐主召并州刺史段韶,谓曰:“洛阳危急,今欲遣王救之。突厥在北,复须镇御,如何?”对曰:“北虏侵边,事等疥癣。今西邻窥逼,乃腹心之病,请奉诏南行。”齐主曰:“朕意亦尔。”乃令韶督精骑一千发晋阳。丁巳,齐主亦自晋阳赴洛阳。 (把与突厥作战的并州刺史段韶调到洛阳战场上,看来高湛自己也知道比起被突厥人欺负的哭鼻子,洛阳要是被攻陷了是个什么样的严重后果,于是高湛后来也去了。) 一 段韶到了洛阳与斛律光、高长恭汇合后,登上邙山观察周军的情况。到太和谷,遇到周军,开始交战。 齐军是在邙山上,而周军是在从山脚下往山上攻。段韶先以退为进让周军步兵攻到半山腰,等周军爬山疲惫以后,在让齐军骑兵从山上下来往下打。 估计北周围攻洛阳,邙山一直是北齐的地盘,邙山山下就是溪谷,地理位置处于劣势。所以齐军骑兵从山上下来杀周军的步兵,而山下恰好是溪谷,被打下来的周军就掉进了溪谷中。 段韶趁着在邙山上打周军的时候,派高长恭带500人去救围困在金墉城里的独孤永业等人。二 参战人员的史料记录: 北齐: ①段韶:乃令韶督精骑一千,发自晋阳。五日便济河,与大将共量进止。韶旦将帐下二百骑与诸军共登邙阪,聊观周军形势。至大和谷,便值周军,即遣驰告诸营,追集兵马。仍与诸将结阵以待之。……周军仍以步人在前,上山逆战。韶以彼徒我骑,且却且引,待其力弊,乃遣下马击之。短兵始交,周人大溃。其中军所当者,亦一时瓦解,投坠溪谷而死者甚众。——《北齐书》 ②斛律光:光率骑五万驰往赴击,战于邙山,迥等大败。光亲射雄,杀之,斩捕首虏三千余级,迥、宪仅而获免,尽收其甲兵辎重,仍以死者积为京观。——《北齐书》 ③高长恭:邙山之败,长恭为中军,率五百骑再入周军,遂至金墉之下,被围甚急,城上人弗识,长恭免胄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于是大捷。——《北齐书》 ④徐显秀墓志:舒旌斾于芒阜,救兵未会,元戎始交,多少相悬,车徒异垫。王跃马抽剑,独奋孤挺,遂破百万之师,仍解危城之急。功大礼殊,业隆祑茂,乃封武安王。 (从徐显秀的墓志上来看,邙山之战他也参加了。“百万之师”是墓志的夸张,当时北周是十万大军,“仍解危城之急”说的是解救洛阳金墉城。) ⑤高湛:壬戌,太师段韶大破尉迟迥等,解洛阳围。丁卯,帝至洛阳,免洛州经周军处一年租赋,赦州城内死罪已下囚。——《北齐书》 (高湛在邙山之战结束以后才到达洛阳,等于没参加。) 北周: ①宇文护:护性无戎略,且此行也,又非其本心。故师出虽久,无所克获。护本令堑断河阳之路,遏其救兵,然后同攻洛阳,使其内外隔绝。诸将以为齐兵必不敢出,唯斥候而已。值连日阴雾,齐骑直前,围洛之军,一时溃散。唯尉迟迥率数十骑捍敌,齐公宪又督邙山诸将拒之,乃得全军而返。权景宣攻克豫州,寻以洛阳围解,亦引军退。杨摽于轵关战没。护于是班师。以无功,与诸将稽首请罪,帝弗之责也。——《周书》 (邙山之败,宇文护负全责,他本不想打这场战,又犯了轻敌、麻痹大意的错误。客观原因是地理位置不占优和北齐对洛阳的重视、有所防备。宇文护指挥不当,他的部下就要受苦了。于翼点评宇文护时说:“虽为护无制胜之策,亦由敌人之有备故也。”)②宇文宪:及晋公护东伐,以尉迟迥为先锋,围洛阳。宪与达奚武、王雄等军于邙山。自余诸军,各分守险要。齐兵数万,奄出军后,诸军惊骇,并各退散。唯宪与王雄、达奚武率众拒之。而雄为齐人所毙,三军震惧。宪亲自督励,众心乃安。——《周书》 ③尉迟迥:及晋公护东伐,迥帅师攻洛阳。齐王宪等军于芒山,齐众度河,诸军惊散。迥率麾下反行却敌,于是诸将遂得全师而还。——《北史》 ④达奚武:明年,从晋公护东伐。时尉迟迥围洛阳,为敌所败。武与齐王宪于邙山御之。至夜,收军。宪欲待明更战,武欲还,固争未决。武曰:"洛阳军散,人情骇动。若不因夜速还,明日欲归不得。武在军旅久矣,备见形势。大王少年未经事,岂可将数营士众,一旦弃之乎。"宪从之,遂全军而返。——《周书》 ⑤王雄:保定四年,从晋公护东征。雄在途遇病,乃自力而进。至邙山,与齐将斛律明月接战。雄驰马冲之,杀三人。明月退走,雄追之。明月左右皆散,矢又尽,惟余一奴一矢在焉。雄按槊不及明月者丈余,曰:"惜尔不得杀,但生将尔见天子。"明月反射雄,中额。抱马退走,至营而薨。——《周书》 (斛律光见王雄来势汹汹而退走,王雄追之,被斛律光射中,王雄身体有病,回到营地就去世了。) ⑥达奚震:保定四年,大军东讨,诸将皆奔退,震与敌交战,军遂独全。——《周书》 ⑦参加邙山之战中宇文宪的幕僚: 梁台:保定四年,拜大将军。时大军围洛阳,久不拔。齐骑奄至,齐公宪御之。有数人为敌所执,已去。台单马突入,射杀两人,敌皆披靡,被执者遂还。齐公宪每叹曰:“梁台果毅胆决,不可及也。” ——《周书》 陆腾:四年,齐公宪与晋公护东征,请腾为副。…于是命腾驰传入朝,副宪东讨。——《周书》 史射勿:保定四年,从晋荡公东讨。——墓志 梁睿:后从齐王宪拒齐将斛律明月于洛阳,每战有功,迁小冢宰。——《隋书》 ⑧辛昂:四年,大军东讨,昂与大将军权景宣下豫州,以功赏布帛二百匹。——《周书》⑨魏玄:四年,进位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徙镇阎韩。仍从尉迟迥围洛阳。——《周书》 ⑩辛威:明年,从尉迟迥围洛阳。——《周书》 ⑾豆卢宁:保定四年,授岐州刺史。属大兵东讨,宁舆疾从军。薨于同州。——《周书》 (宇文宪的岳父,在保定五年就去世了。估计是因为得病参战加速病情恶化。) ⑿李子雄:后从达奚武与齐人战于芒山,诸军大破,子雄所领独全。——《隋书》 ⒀元景山:后与齐人战于北邙,斩级居多,加开府,迁建州刺史,进封宋安郡公,邑三千户。——《隋书》三、北周在邙山之战到底死了多少人? 按照《北齐书 斛律光传》上写“斩捕首虏三千余级,迥、宪仅而获免” 而《北齐书 段韶传》里写:亦一时瓦解,投坠溪谷而死者甚众。 既然是李百药的《北齐书》里写的,那么这三千人的数字应该是可信的,因为是北齐的史书记录,对于杀了交战对方多少人,只会往多了写,不会往少了写。 那么,按照《北齐书》的说法,北周围洛阳时尉迟迥手里是十万大军,然后被斛律光杀了三千多人。 十万大军失去了三千人,比例是0.03% 再来看看北周其他人的史书记载是怎么说的: 1、《周书 宇文护传》: 齐骑直前,围洛之军,一时溃散。唯尉迟迥率数十骑捍敌,齐公宪又督邙山诸将拒之,乃得【全军而返】。权景宣攻克豫州,寻以洛阳围解,亦引军退。 (上面说了十万大军损失了三千多人,这个三千多人占的比例很小,笼统的说,可以说是“全军而返”) 2、《北史 尉迟迥传》: 保定二年,拜大司马。及晋公护东伐,迥帅师攻洛阳。齐王宪等军于芒山,齐众度河,诸军惊散。迥率麾下反行却敌,于是【诸将遂得全师而还。】 (《北史》尉迟迥传和《周书》宇文护传里保持一致。《周书 尉迟迥传》里没有尉迟迥参加邙山的记录,这段是李延寿写的。)3、《周书 达奚武传》: 宪欲待明更战,武欲还,固争未决。武曰:"洛阳军散,人情骇动。若不因夜速还,明日欲归不得。武在军旅久矣,备见形势。大王少年未经事,岂可将数营士众,一旦弃之乎。"宪从之,遂【全军而返】。 (这说明,宇文宪和达奚武手上的军队是保全的。) 4、《周书 达奚震传》 保定四年,大军东讨,诸将皆奔退,震与敌交战,【军遂独全】。 (达奚震是达奚武的儿子,他是不是和达奚武在一个队伍呢,他的传里也说了“军遂独全”) 5、《隋书 李子雄传》 后从达奚武与齐人战于芒山,诸军大破,子雄【所领独全】。 (从达奚武、达奚震和李子雄的传里来看,最起码,宇文宪手上的军队是保全的) 总结:从上述史料来看,派给尉迟迥的精兵十万,去掉三千多人,北周的精兵主力没有被消耗多少,大部分精锐还是保全的。 宇文护出兵打洛阳,本意是好的,虽然无功而返,但没有怎么损失精锐也没让北齐占什么便宜。 其实正像于翼说的“由敌人之有备故也”,后来宇文邕也在洛阳吃了亏,要消灭高家打晋阳才是正确的进军路线。四、说说宇文宪在邙山之战的表现 宇文宪当时20岁,第一次参加大型的战争,可以说还是初出茅庐。 宇文宪在邙山之战中积极作战,“自余诸军,各分守险要。齐兵数万,奄出军后,诸军惊骇,并各退散。唯宪与王雄、达奚武率众拒之。而雄为齐人所毙,三军震惧。宪亲自督励,众心乃安。”在王雄被斛律光杀死以后,虽然还想在战,毕竟年轻气盛,加上手里有兵,但是在老将达奚武的劝说下打消了继续作战的念头,宇文宪能积极听取达奚武的建议,为北周保存了实力。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e1bb50d01010j13.html诛杀宇文护宇文护是北周文帝宇文泰长兄邵惠公宇文颢第三子。宇文邕是宇文泰第四子。所以两人关系是堂兄弟。不过宇文护生于513年,宇文邕生于543,岁数差很多。宇文护早年跟随宇文泰征战,在与东魏的交战中屡建战功,又与于谨南征梁朝江陵。西魏恭帝三年(556)宇文泰死,诸子幼小,遗命宇文护掌管国家大政。他以宇宇文护文泰嗣子宇文觉幼弱,想乘宇文泰的权势和影响尚存时早日夺取政权,因迫使西魏恭帝禅位于周。次年,拥立宇文觉登天王位,建立北周。护为大司马,封晋国公。旧日与宇文泰并肩的大将赵贵、独孤信对宇文护不服,宇文觉也不满他专权,图谋诛护不果,反被其先发制人,杀赵贵,令独孤信自杀。宇文觉被废黜毒死。宇文护自任大冢宰(当时的宰相),并拥立宇文泰庶长子宇文毓(周明帝)。明帝好学有识,为宇文护所畏,武成二年(560)又被他毒死,立宇文泰四子宇文邕(周武帝),实际大权仍由宇文护掌握。宇文邕不是不想杀,是要积攒实力,抓准实际才能杀掉